歌壇漫漫長路40載 徐小鳳真的無憾

南洋商報 [2006年08月27日]


花甲之年的徐小鳳,就像她的廣東歌《每一步》中唱道:行盡了許多崎嶇路,還前去,才能知境界更高,名利似有還無,要想捉捉不到,歲月在我身邊笑著逃。

25分鐘的單獨對話,沒有豪言壯語,沒有激情,沒有眼淚。

低倚或后仰的肢体語言中,更沒有被挑起的情緒;有的,只是平實和几許不愿記取的陳年舊事。

徐小鳳的華語說得很好,就像她演繹40、50年代的經典歌曲咬字那樣清晰。她說:“當我選擇這個行業以后,從來沒有想過改變初衷。無論苦和樂,我還是很有耐心的做。”

她說:“唱歌是我很喜歡很喜歡的一件事。因此,過去學習中途遇到的所有不如意,我都不會介意。我絕對不會因為一點點的打擊就放棄。我也寄語現在剛開始工作的朋友,把遇上的挫折當作是一個教訓或經歷,學習自我開解。”

邁向殿堂之路

小鳳姐的一番開場白,讓人想像一般未成名歌手出道時可能受過的冤气和不為人知的辛酸。她在1965年參加第一屆“香港之鶯”,以白光歌曲《戀之火》擊敗其他2千名參賽者后,從此便邁向舞台殿堂之路。

當年在香港得獎后,她即來吉隆坡羅敏申夜總會駐唱3個月。她說,當年的許多人与事,因為時日已久遠而無法詳記。但是,她說自己應該有很好的際遇。“當年的十七之齡,算是相當早就遠离家門。可是,那個年代能夠出門演唱,卻算是一种殊榮。”

她認真的看著我問道:“你懂得我的意思嗎?當年的吉隆坡羅敏申是一間非常有名的經典夜總會,我能夠和其他成名歌星同台演出,已是非常開心和榮幸的事。”

徐小鳳從70年代開始,連續5年獲頒香港《華僑晚報》及《天天日報》的十大歌星和香港歌星金像獎。她在唱片《愛你變成害你》首次填詞,也在《往事何苦提》大碟里,初次演繹廣東歌《勁草嬌花》;并以一首舊曲新唱《義燒包》在歌壇掀起熱潮。

一直到80年代,她前后獲得的白金唱片《玲瓏塔》、《神鳳》、《風雨同路》、《漫漫長路》、《每日怀念你》 、《順流、逆流》、《星星問》、《婚紗背后》、《無奈》、《隨想曲》等,終于把她帶入殿堂,成為万人仰望和崇拜的歌手。

徐小鳳的歌路傳奇,并不止于她暢銷的經典名曲。她于1978年在伊莉莎白体育館首開個唱后,踏足紅館舉行10場演唱會。1992年,她在香港紅館一口气舉行了 43場演唱會,締造了一個歌手在1年內演唱會場數的最高紀錄。

“一路走來,我覺得自己比其他人幸運,但也有人說,我徐小鳳是應得的。事實上,我們付出的,是外人無法看到的。無論如何,回看前生,我真的覺得無憾。

“除了把歌唱得更好,我不曉得如何對陪我一路走來的觀眾投桃報李。尤其是馬來西亞的歌迷,我已超過10 年未曾踏足演唱,我的心情,可以用七上八下來形容;我依然對這里感到親切,但是,在觀眾心里頭,他們還有我徐小鳳嗎?我心里有說不出的壓力……”

刷下最高票价紀錄

實際上,徐小鳳的懮慮是多余的。她今次在云頂高原的演唱會,刷下云頂之前所有演唱會的最高票价紀錄,即1張貴賓席票价RM680令吉。周末場的門票,是在最短時間內即搶購一空。据了解,小鳳姐的唱酬,比稍后接踵而來的台灣天后鳳飛飛還高出許多!

話題轉入了徐小鳳早前提到的“人生無憾”。仙逝的鄧麗君一生最大抱憾是從未踏足中國大陸演唱,徐小鳳也一樣。她說:“許多事情和机會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有那個机緣,她也希望到中國內地演唱。她相信那是每一位歌手都有的愿望和夢想,未知的際遇,她都順其自然。

除了歌唱,她的幽默風趣和“江湖”,傳媒界廣為流傳。可是,徐小鳳早前在會見馬來西亞眾娛記時,卻顯得有點“未完全進入狀態”。只有一位記者提詢的三兩個問題,她四兩撥千斤的謙虛回應。

她坦言在記者會的表現差強人意是因為有點緊張,整個气氛也有點嚴肅。或許,傳統思想的小鳳姐,是因為現場高疊的香檳玻璃杯因大意碰撞下應聲倒下而受了惊嚇吧!

她說:“我不知道外人如何看我。但是,我确實希望有人會告訴我,我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女人。我會非常在意外人對我的善意看法,因為,有些人确實是不善意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那种雞蛋里頭挑骨頭的評語,我是不會欣賞和在乎的。

“簡單的講,我很在乎有水准的人去看我小鳳是個怎么樣的人。這對我很重要……”

她說,這許多年來,她一直都住在香港。哪里也沒去。沒有唱歌的日子里,她是云游五湖四海,到處度假探親訪友。“尤其是加拿大,那是一個度假的好地方。我從小就在香港長大,那里有我剪不斷的鄉情。你明白我的意思?”

湖北武昌出生,几個月大即在香港生活的徐小鳳,華語說得很棒。她笑說:“我們在家里都以家鄉話交談,家鄉話口音非常接近華語,因此,講華語對我不是問題。我還沒回過家鄉。有机會吧, 我會回去走一趟。”

還沒有想過退休

40載風雨飛渡,徐小鳳渾厚低沉的聲線,雍容大度的气派,高貴庄重和謙遜有禮的舉止,曾深得前輩歌后白光、姚莉和吳鶯音等的贊許。因為嗓子神似白光,故也有“小白光”美譽。

目光閃著神采,她說:“我真的非常喜歡演繹40到50 年代的華語歌曲,最大原因是這些曲詞皆意境优美,而且,我也在這些詞曲中得益不少。現在少唱新曲,是因為歌詞不理想,沒有那种投入的意境。”

她听說白光就安葬在馬來西亞,即表示路途若不太遠,她很想去獻花。“去向前輩鞠躬是很應該的。”

年近六十,全身上下皆保養得极不錯。她說還沒有想過退休。“我對‘退休’兩字還不太理解。對我而言,一個人休息時,基本上不就是退休?我們也有放假的時刻啊!我想,此時此刻我完全沒有想過退休。”

除了唱歌,徐小鳳也喜歡狂購時裝。但是,她完全未提及釣魚流汗減肥的嗜好。聞及提詢的個人感情生活,她顯得有點緊張。她說:“我個人的感情生活并沒有什么特別,更沒有期待。我的愛,暫時是放在歌迷身上。哈……”她笑得還真的有點古怪。

感情Vs唱歌

小鳳姐演繹的每一首經典名曲,都唱得特別感性投入。試探式的詢問是否因為經歷了一些感情的起落而在触及相關詞曲時感触良多?她平實的說:“我是個感情比較丰富的女人,這些优點也是缺點。缺點是對許多事情都放不下,但是,优點卻又是感情丰富确實沒什么不好。

“每一次唱歌時,我确實把感情真正融入音樂意境中,歌曲已成為我的一部分,可能真的是太投入了。況且,身邊許多朋友也曾經歷過一些遭遇,是分享多了,我或許是以他們那种心境投入歌唱吧!”

對被譽為殿堂級歌手,徐小鳳笑說實在不敢當。“在我的心目中,許多歌者都是殿堂級的歌手。觀眾應該多听不同歌者演繹的歌曲,感受不同的聲音。

欣賞真正歌者

“我對自己的基本要求仍然是盡力而為,把歌唱得更好。但是,目前為止,我對自己的表現仍感不足。我覺得自己還沒有做到最好。”

她坦言:“現在涌現的中港台歌手眾多,但是,我的基本感覺是我必須先喜歡那位歌手的為人,才會去听他唱的歌。如果那首歌很好听,但如我并不喜歡這個歌手,相對的會影響我對這首歌的印象。”

人品作風有口皆碑的徐小鳳說得很抽象。“作為一個歌者,如果做到歌和人都是一樣的,那是最理想不過的事。但是,我知道那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因為有許多歌者為了生活,被迫把自己一些很真的部分都丟掉,去做另一些事情。這是我自己眼中的歌者世界,自己的感覺。

“我在香港常去觀賞演唱會,只要是歌者打從內心的付出,我都去打气和支持。除了那些不是真正的歌者,你懂我的意思吧。我想,我們都應該為音樂繼續去努力。”

徐小鳳的下一場演唱會將于今年12 月在香港開唱。問她今次又會開几場,她謙虛的說開一場。她也會到澳門參加音樂節。她說,過了今年底的香港演唱會,如果本地有慈善義演的話,她會考慮過來。就像她當年參与本地賑災義演一樣。

“有人早前邀請我在本地開露天演唱會,坦白說,我不習慣露天唱歌。來到云頂几天,我很喜歡山頂早上的奇景,站在露台看早早開動運作的纜車,感覺很好。”

后記

握別身披深棗紫色長裙,頸繞粉紫色蕾絲,面上鬢邊皆風霜的小鳳姐,耳邊似響起她在《誰又欠了誰》的歌聲:隨著緣,投人生荒原, 用片斷,縫合了自傳……

回頭望昨日,瞬息數十年。徐小鳳佇立云起風動的云頂高原,确有天上翔龍,地上神鳳的感覺。

下山的路,茂林山野的茫茫万里煙,似乎仍飄述數著徐小鳳的故事。


報道:黃潤妹 攝影:馮慧薇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