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低嗓子使人著迷
[報刊:
香港電視 1975年 11月28日]


想起徐小鳳,就會想到時光的易逝,一數瞬,就已是六年有多!

算起來,認識徐小鳳的日子,也有六個年頭了!

可是,能與徐小鳳見面的機會,卻沒有六十次之多!

與她見面最多的,要算是她初出來唱歌那一段日子,那時候,她只是一位新秀女歌星,要找她,談何容易!
  
如今,她走紅了,變了個大忙人,就算找到她,也不容易和她多說幾句。
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說,對徐小鳳來說,算是一點也沒有錯。
每晚,從八點鐘開始,徐小鳳就要去趕場,一直到了午夜三四點鐘,這才唱完了。
  
目前,她是走場最多,身價最高,收入最好的一位本港女歌星,一晚走五個場,收入有多少,不必說出來,也會使人想得到!

這筆收入,當然是羨煞不少同行,也使人感到,做歌星也是致富也道!
旁人也有此想法,徐小鳳本人,當然是感到很高興吧!
為要證實自己的推想有沒有錯,打了個電話給徐小鳳,問她對這個忖測,有沒有異議?

徐小鳳聽了,打個哈哈,說道:「你以為真是這樣可觀嗎?有時,人情比什麼更重要的,多唱幾個場,都是人情至上,怎會是你們的想像的好呢?」

不管她怎樣不肯承認,人情雖然作了主要因素,以徐小鳳今時今日的名氣和身價,決不會少於任何大歌星,那是可以肯定的事。

單是這一點,就足以使徐小鳳引以為榮了!

一般夜總會,都爭著要請徐小鳳去唱,似乎有了她,才稱得是陣容夠勁,生意夠好。

有一位夜總會老板說:「徐小鳳不特名氣大,歌唱好,也有叫座力,說得粗俗一點,就是有旺場命!」
這句話,不知聽過多少人說了,凡是有生意眼的夜總會老板,都不肯放過請徐小鳳唱歌。
事實上,台下的觀眾,聽了司儀宣佈徐小鳳出場,也就哄動不已,拼命拍掌聲不在話下,還要發出吶喊的呼聲,幾乎要當徐小鳳是了不起之人似的!情形是很不平常的。
  
至於徐小鳳有什麼魅力可以如此哄場呢?那倒是一個費解的問題。
  
徐小鳳只是歌唱得好,人長得很不錯而已,她既不會在台上賣弄風情,更不會在台下賣俏,就憑她一把低嗓子而使人著迷,的確是不容易了。
  
說來也許叫人不會相信,徐小鳳對于自己的走紅,也感到很意外,在香港,要走紅的話,先決條件是姿色與風情,但她自問沒有這兩個條件,竟然紅了這麼久,倒是她夢想不到的事。
  
想當年,徐小鳳初出來唱歌,為要渴望早日走紅,就起了個小白光的綽號,希望憑白光的過去,帶給她走紅之好運。結果,她沒有失望,真個紅起來了!
  
直到今天,她已除掉小白光之名,只靠徐小鳳這個名字就夠了,對她來說,當然值得開心。
  
更開心的是,她不特在歌場好得意,在螢幕上,她同樣好得意。
最近,她又重返無線來了,可以說是重返娘家,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徐小鳳重返無線第一晚,就是以一曲「保鑣」作為重投無線之敬禮,「保鑣」這首歌,是無線電視片集「保鑣」之主題曲,這個片集,又是本港最受歡迎的一個片集,徐小鳳並把這首歌當為今年度之佳作,未嘗不是眼光獨到。

有一間唱片公司,已為徐小鳳這首「保鑣」灌了唱片,足見徐小鳳唱這首歌之受歡迎程度是怎樣了?

灌唱片,唱夜總會,加上電視演唱,就夠使徐小鳳分身不暇,忙得透不過氣。
電話打到她那裡,她那低沉的聲音,更加沉得可憐。
她說是忙到透了,很渴望能夠請一天的假期,讓她好好地休息。
我問她請假的事怎樣?會不會有問題?
這很難說的,那要視乎對方是否體驗自己的辛苦了。
  
聽她的語氣,倒是太辛勞了!她口口聲聲渴望得到休息的一天,由此可想,走場的辛苦是什麼味道?

出來做歌星,不紅又擔心,紅了更加擔心,唱得太多,擔心自己的健康應付不來,想請一天假也怕不批准,不是比唱不紅更擔心嗎?

徐小鳳可以稱得上是個典型的職業歌手,唱的地方這樣多,她也不在乎,依然可以應付得到。

不過,這樣的唱下去,對徐小鳳健康和嗓子,都會是有害而無利,更會由於過度的職業化演唱,因而影響她真正的歌唱造詣,那是大有可能。
 

藝術生命是最短促的,徐小鳳實有珍惜之必要。

文: 桑姐

特別鳴謝: 芬資料輸入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