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麗的藝員徐小鳳
有"鬼馬女歌手"之稱 徐小鳳做過"飛髮妹"?

[新香港電視周刊第28期 1974年 6月21日至6月27日]
 
歌衣有如老倌的戲服﹐掩飾了她們的真面目﹐使人只看到其外表的人生﹐因此﹐不少人都希望看到歌星們在脫下‘職業服裝’ 之後的面目﹐是否她們華服之外的生活﹐同樣那麼吸引人。

相信許多人都為徐小鳳的歌而陶醉﹐從歌台上去認識她﹐徐小鳳自然是一個美麗的歌手﹐然而她那獨特的台風﹐卻又使人覺得﹐她的美欠缺了嫵媚和嬌柔﹐雖然這樣﹐徐小鳳卻一直是憑著這種粗線條的台風﹐飲譽歌壇。近兩年徐小鳳在歌唱風格方面﹐有了較大的轉變﹐她的風格不再停留在抒情上面﹐慢慢地趨向輕鬆和諧趣﹐由於這個原故﹐她逐又有‘鬼馬女歌手’ 之稱號。

在實際生活裡﹐徐小鳳一點也不‘鬼馬’ ﹐她對事﹐對人都很認真。在表演的時候﹐隨著曲詞的氣氛﹐她也許會跟聽眾開開玩笑﹐可是離開歌台之後﹐徐小鳳絕對不是一個妙趣橫生的人。不過﹐她那種率直及坦誠的個性﹐卻一直為朋友們所讚賞。


對於徐小鳳的‘出身’ ﹐外界有許多推測﹐最流行的一種是說﹐徐小鳳在未投入本港歌壇之前﹐是一個‘飛髮妹’ 。筆者曾就此事與徐小鳳談過﹐我以為她會加以否認﹐要不﹐至少亦會對自己的出身問題﹐作適當的解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士﹐她非常乾脆地說﹕‘沒有錯呀﹐因為我的爸爸是開理髮店的﹗’


一如香港所有小本經營的生意人子女﹐徐小鳳在離開學校之後﹐因為一時找不到工作﹐所以便到父親經營的理髮店裡‘幫手’ ﹐在‘女賓部’ 做些事﹐例如替客人洗頭﹐修修指甲﹐遞遞熱毛巾諸如此類的瑣事﹐都落在她的身上。也許某些人會以為這是不很體面的﹐然而自小就熱愛工作的徐小鳳﹐卻一點也不在乎﹐因此﹐她自小就得到家裡人的疼愛。


徐小鳳能夠成為今日歌壇傑出的歌手﹐可以說在理髮店‘幫手’ 的日子﹐是她萌芽時期﹐以前香港的理髮公司﹐餐室﹐茶樓﹐多安裝了‘麗的呼聲’ 的播音木匣﹐徐小鳳白天在理髮店工作的時候﹐因為聽得時代曲多﹐加上她又喜愛閑來無事﹐便會禁不住跟著哼上兩句﹐就這麼哼著哼著﹐回到家裡﹐便靜靜地躲在房裡隨著收音機唱。若問徐小鳳是怎樣走上歌壇的﹐她就是這樣哼著﹐哼著而成為歌星的。


有關歌星‘出身’ 問題﹐每多傳奇性﹐與徐小鳳頗為相似者﹐是有‘記者歌王’ 之稱的余子明。據說﹐余子明在未投入歌唱界之前﹐是本港某報編輯部裡面的一名職員﹐由於他喜歡唱歌﹐在送稿件到字房那一段短短時間裡也不放過﹐結果他像徐小鳳一樣﹐從‘自我欣賞’ 而‘公開讓人欣賞’ 。

一些已成了名的歌星﹐在接受記者訪問的時候﹐總搬出自己‘輝煌的歷史’ ﹐而儘量掩飾自認為不大體面的經歷。然而﹐徐小鳳就沒有這一套﹐她不但直認自己曾經做過‘飛髮妹’ ﹐同時還承認自己初出道的那一段生活﹐是在本港一些舞廳裡渡過的。不過徐小鳳表示﹐在舞廳裡唱﹐是一個歌星的必經之路﹐因為在那個環境裡﹐可學的東西很多﹐據說一個初出道的歌星﹐如果換了別的環境﹐是不會有那麼多實習的機會的。


徐小鳳的唱歌生涯﹐並不似一些人想像的那麼順利﹐平坦﹐至少她的開始就遭遇到許多困難﹐對於適應環境及改變本身環境﹐徐小鳳的確有她的一套辦法﹐這套辦法就是以‘不變應萬變’ 。有許多歌星為了找尋走紅捷徑﹐因此總喜歡跟著已走紅歌星的尾巴走﹐唱他們唱紅了的歌﹐學他們被聽眾認為出色的台風。對於這一點﹐徐小鳳卻是顯得比任何人都要固執﹐她數年來如一日﹐堅持自己的歌唱風格﹐從不模仿別人。

徐小鳳明白一個道理﹐要保持自己的歌唱藝術生命﹐甚或令這‘歌唱藝術’ 生命獲得‘不死’ 的力量﹐一定要建立自己的風格﹐自成一家﹐否則﹐即使模仿別人有所成就﹐但總有一天﹐也會跟著被模仿者的名譽消失而消失﹐因為他是屬於別人的﹐而無自我的。

自從加盟麗的電視台之後﹐徐小鳳的歌唱生活﹐有了顯著的改變﹐麗的電視對她非常重視﹐除了安排她在綜合性節目中作重點演出之外﹐並準備分配一個歌舞性質的節目﹐又她主持﹐同時﹐還計劃給她拍一個特輯﹐麗的這一串安排﹐目的是要使到她的藝術得到充份發揮﹐使本港歌迷在感官上﹐得到更大的享受。


主持節目﹐拍攝特輯﹐在徐小鳳現身螢光幕以來﹐還是一種‘新的體會’ 。在過去的日子裡﹐儘管她有著豐富的電視演唱經驗﹐但獨立主持一個綜合性節目﹐未免會有陌生之感。

前面已經說過﹐她善於改變﹐應付環境的變化﹐這是她自信及有勇氣的一種表現。既然如此﹐她豈會因為獨立主持一個電視節目而有所顧慮﹖所以徐小鳳早就有了心裡準備﹐迎接新環境的到來﹗

文:卡邦
特別鳴謝: Paul資料輸入
- END -